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科幻靈異>退后讓為師來> 第三十八章 過氣游戲

第三十八章 過氣游戲

    這種感覺,唐洛是體會不到了。

    他是大錢沒有,平時吃穿用度的小錢絲毫不愁。

    張雨綢家里分了錢,買房后也有幾百萬的余糧。

    但他一個人在外面工作,那些屬于老婆本,總不能拿來日;ㄤN。

    日子過得緊巴巴,跟唐洛剛好相反。

    “是,是,是!

    唐洛毫無誠意地應了幾聲,進入正題,“你還沒有跟我說你遭遇了什么?”

    “你真的相信我?”張雨綢問道。

    “動車票,旅館錢你要不要報銷?”唐洛笑罵,“不相信你,我跑過來,是我錢多嗎?”

    “我遇到碟仙了!睆堄昃I沒有跟以前一樣回答“是的”,而是一臉嚴肅道。

    “碟仙?”

    碟仙。

    顧名思義就是在碟子上的神仙。

    這是一種比喻的稱謂,陰陽不測謂之神。

    起源于古代“扶乩”,屬于占撲技術。

    后來逐漸演化成一種靈異游戲。

    屬于恐怖片中,作死小能手主角團經常作死的手段之一。

    其它手段還包括但不限于,去人跡罕至的度假小屋度假,看傳說中的詛咒錄像,去打開封死的閣樓,探險廢棄樓房等等。

    用現代科學的解釋來說。

    碟仙、筆仙類似的游戲。

    其實就是心理游戲,充滿了暗示性、放大性、無意性這些特性。

    國產恐怖片都做出了科學的解釋——一切都是人為的。

    要相信科學!

    而唐洛的人生,早就過了高喊“這不科學”的階段。

    他做了個手勢,示意張雨綢繼續。

    唐洛好奇,這貨為什么會去玩這么個過氣游戲。

    是的,碟仙、筆仙諸如此類的,在當代年輕群體中,屬于過氣游戲。

    就算要玩,靈異APP,手機仙有沒有?

    要跟上時代。

    也就國產恐怖片以大無畏的精神,想要落實科學思維,才會一遍又一遍地頻繁“請出”碟仙、筆仙。

    “我有個同事,想要玩碟仙,跟他喜歡的姑娘暗示,表白!睆堄昃I說道。

    “……”

    沉默一秒鐘后,唐洛豎起拇指,“真他娘是個人才!”

    拿靈異游戲去暗示,然后表白。

    小伙子肯定單身了二十多年,收過十幾張好人卡吧。

    “他喜歡的那個姑娘,是個靈異愛好者!睆堄昃I“一耳光甩過來”。

    唐洛豎起的大拇指放下,世界真奇妙。

    “然后呢,你們就配合他玩碟仙游戲?”唐洛問道。

    “我們也不是很想!

    張雨綢帶著無奈的表情,“但那個家伙雖然只比我大兩歲,卻是我們的部門副經理,他要求我們呆到12點晚上,在此之前,隨便干什么;丶乙残,12點之前回來,幫他一次,算兩次加班!”

    “有足足500塊錢,你說,誰能抗拒?”

    說到這里,張雨綢語氣都變得激動起來。

    什么叫做巨款,這就是了!

    對于張雨綢這樣被社會毒打過的年輕人來說,就算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老了就不一定了,就算想要,身體也跟不上了。

    就這樣,張雨綢還有另外三位同事留了下來,加上年輕的部門副經理和他喜歡的姑娘。

    一共是六個人。

    四男兩女,雖然不是那種“兩男兩女”標準配置,但也可以玩一玩。

    誰知道,這一玩,就玩出事了。

    那一天晚上,他們玩得還是比較順利的,暗示的表白,也成功了。

    結果那位經理過于開心,犯了禁忌。

    所謂禁忌,就是游戲中的注意事項。

    比如問問題要一個一個問。

    問完一個的問題后,要請碟仙回去的時候,要閉著眼睛對碟仙說三遍:“碟仙,碟仙請您回去!

    這時,碟仙會復位在原始地方。

    所有人的問題,問完后,才可以請碟仙回去。

    請來了,請回去的過程,也不能少。

    他們犯的錯誤,就是沒有所有人問完問題,也沒有請碟仙回去,直接中斷了游戲。

    而在場的人,哪怕是那位姑娘,也僅僅是把靈異當做自己的愛好罷了。

    壓根就沒人在意這件事情。

    表白成功后,大家收拾收拾就回家了。

    等待著第二天直接獎勵的加班費。

    可是,加班費沒有等到。

    等到的是部門副經理的死訊。

    “話說,你們大半夜在公司玩這游戲,最后還死了人!碧坡逭f道,“如果不是死者就是提議者的話,老板殺人的心都有了吧?”

    “老板傷心欲絕!睆堄昃I說道,“部門副經理是他兒子,不然你以為年紀輕輕怎么當上的?”

    “……”

    “我們公司是禁止辦公室戀情的!睆堄昃I補充了一句。

    “我明白了!碧坡妩c點頭。

    好好的靈異事件,怎么就這么現實呢?

    “我聽別人說副經理的死狀極為凄慘,就跟被凌遲了似得。那個血啊,流的滿地都是!

    “怎么死的?”唐洛問道。

    “被碎裂的碟子碎片切割而死!睆堄昃I說道。

    “嗯?”唐洛微微挑眉。

    張雨綢說道:“就是那天晚上我們用的碟子,跟醋碟差不多的樣子,但比一般的醋碟大一些!

    他伸手,五指張開,微微收攏,兩根拇指和食指組成一個圓,比劃了一下大小。

    “那天晚上表達后,我們各自回家,那個碟子最后怎么處理的,也沒有人記得!睆堄昃I說道。

    “碟子上應該有你們的指紋吧?”唐洛問道。

    既然玩了游戲,肯定會留下指紋。

    “有啊!

    張雨綢說道,“我協助的調查時候,那邊說,勉強可以分辨出我們的指紋,但也只有我們幾個人的指紋!

    “僅僅是這樣,也算不上是靈異事件吧?”唐洛說道。

    陶瓷餐具摔成碎片,戴上手套,用鋒利的邊緣切割殺人。

    是可以人為做到的事情。

    “那個副經理是一個人在外面住的,他死的時候,房門是從內部鎖死的,沒有遭到破壞,就窗子半開著,外面也有鐵欄!睆堄昃I說道,“而且,在他家里發現的碎片組合起來,差不多是原本碟子的六分之一大小!

    副經理是怎么被發現死亡的?

    雖然大家“加班”到十二點,但第二天該上班還是上班的。

    副經理早上沒有出現。

    張雨綢他們沒有覺得奇怪。

    畢竟是老板兒子,曠工半天根本就不叫事。

    可到了下午還沒有出現,老板就覺得奇怪了。

    那位副經理,并非是那種紈绔子弟,能夠當上副經理,也并非完全依賴裙帶關系。

    對待工作的態度還是比較認真的。

    極少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老板兼老爹打電話,沒有人接。

    去住處敲門,也沒有人開。

    打開門后,就發現自己兒子滿身鮮血地躺在客廳的地板上。

    老板幾乎當場崩潰。

    “找到的碎片,組合起來的形狀,就是三角披薩那種!睆堄昃I說道,“差不多是碟子的六分之一,剛好是那天晚上我們六個人玩的碟仙游戲!

    說這話的時候,他聲音顫抖,語氣也相當空洞。

    “兩天后,那個女孩,就是被表白的那個,也死了,F場同樣找到了帶血的碎片!

    “接下來是第三個人!

    “六個人中死了三個人!每個現場都找到了碎片!

    “相當惡性的殺人事件了!碧坡逭f道,“警方沒有派人保護你嗎?”

    “有!睆堄昃I從剛才的情緒中脫離出來。

    “所以一共死了三個人?”唐洛問道。

    “原本是的!



  鉛筆小說
  (www.fbnje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