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臨界血線> 第482章 他父親是誰?

第482章 他父親是誰?

    見時機差不多了,語嫣沉聲喝道:“起陣!”

    說話間,她從身后抽出了一根判官筆,纖手一抖,筆尖的狼毫頓時變得無比堅硬,隨即就將它插進了面前的陣位上。

    一瞬間,周圍刻印著的文字紛紛亮起,整個陣法頓時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力量,引得上方風云變色,雅齋中所有弟子皆被這一幕給吸引住了目光。

    “那是琴閣的方向,琴姬大人在做什么嗎?”

    “琴姬大人做什么事也是你能揣測的?”

    “不過好厲害了,舉手投足間就令天地變色!

    “淺織!”這時語嫣抬頭向著對面的畫姬叫道。

    畫姬聞言表情嚴肅地點了點頭,素手輕指,在虛空中開始瘋狂地畫了起來。

    很快,一個透明的光罩就被編織成型,從天而降,將楚凌和陣法全部罩在了其中。

    當光罩落下的瞬間,原本被引動的風云就漸漸恢復了正常,仿佛整個陣法的力量都被這面光罩給隔絕了一般。

    兩人做完了自己的工作,就同時偏頭看向了琴姬。

    琴姬見狀,知道該輪到自己了,于是她在陣位上盤膝而坐,雙手一翻,一面古琴就出現在雙腿之上。

    她眼中閃過一絲異色,抬手在琴弦上輕輕一撥。

    “錚!”

    隨著這一弦輕響,一股恐怖的聲波之力涌進了陣法之中。

    說來也怪,那在陣法外面的人聽起來普普通通的弦音,竟然僅僅一下就讓楚凌全身一震,緊接著一股深邃的黑氣就從他的身體中爆涌而出!

    “感覺到危險了嗎?你這只狡猾的狐貍!闭Z嫣低聲說了一句,手掌扣在判官筆的末端,讓陣法中的文字變得更加明亮。

    這股黑氣仿佛有意識一般,從楚凌體內沖出之后就準備沖天而起,不過很快它就撞在了畫姬的光罩上。

    然后這股黑氣就漸漸地聚攏在了光罩頂端,然后不斷的向下堆積。

    而這時琴姬的彈奏也開始了,隨著一首曲子的彈出,那些黑氣波動得更加厲害了,連帶著楚凌的身體也一起劇烈地顫動了起來。

    只見一抹黑光從楚凌的胸口處亮起,隨著黑氣的冒出,一股白色接近透明的火焰也在楚凌的身上燃燒了起來。

    這股火焰若隱若現,不仔細看甚至發現不了,但是當它出現的那一刻,楚凌悶哼一聲,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

    “楚凌!”謝雨雯見到這一幕,頓時有些擔心地驚叫出聲。

    見到這幾乎無形的火焰,淺織眉頭一皺,語氣有些疑惑地說道:“這是”

    “是先天元炁的炁火!绷硪贿叺恼Z嫣臉色一變,脫口而出。

    “什么?!這家伙難道,之前一直是用先天元炁在壓制那條黑龍不成?”淺織聞言也是大吃一驚。

    “糊涂!這叫什么壓制,這反而是給他提供養分!”語嫣也是氣得大罵出聲。

    “連先天元炁的炁火出現了,就說明他的先天元炁在隨著黑氣的排出不斷消散,這絕對錯不了!睖\織面色凝重,顯然事情非同小可。

    “先天元炁消散?!這是怎么回事?”謝雨雯聽到這里終于聽懂了一些,臉色大變地問道。

    “原本我們只用互相配合將藏在楚凌身上的黑龍給逼出來就可以了,但現在他竟然選擇用先天元炁去進行壓制,這就意味著,要想將黑龍逼出來,就得先將外面的先天元炁震散!闭Z嫣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地步。

    “怎么會?”謝雨雯聞言臉色發白,先天元炁消散,那也就意味著死亡。

    “就沒有什么其他辦法了嗎?!”她驚慌失措地詢問道。

    語嫣凝視著陣中的楚凌,將視線停留在了他胸口上的黑光說道:“我們沒有辦法,除非我看他喚醒的應該是神炁,神炁代表的是精神,如果他的意志足夠堅定的話,應該還是可以從內部將黑龍逼出來的!

    “不過我們在外面就無計可施了,只能靠他自己!

    這時淺織轉頭看向仍舊在彈琴的琴姬,輕聲叫道:“姐姐!

    謝雨雯見到琴姬并沒有停手的打算,她急忙說道:“琴姬大人,我求求你了,給楚凌一次機會吧!”

    然而琴姬好像是沒有聽到一般,手上的曲子彈得更快了,隨著她的彈奏,楚凌頓時噴出一大攤鮮血,整個人都變得十分萎靡。

    謝雨雯見狀心中越發焦急,她直接朝著琴姬跪了下去,重重地磕頭說道:“我求求你了,琴姬大人,停手吧,救救楚凌吧!我求求你了!”

    說到后面,她的聲音不自覺地帶上了哭腔,眼淚也止不住地滴落在面前的地面上。

    周圍一時間只聽得到謝雨雯的嗚咽聲,琴聲已經不知何時停了下來。

    在一陣沉默之后,突然傳來了一道幽幽的嘆息聲,緊接著就聽到琴姬的聲音傳來:“你是他的女朋友?”

    “?”謝雨雯聞言抬起頭來,一滴淚水還掛在眼角,看起來楚楚可憐,令人憐惜。

    她仿佛是沒想到琴姬會問她這個問題,因此一時間竟然呆住了,過了一會兒,她這才反應過來,臉色變得有些微紅道:“不是的,我是他的朋友!

    “那你認識他的家人嗎?”琴姬又問。

    謝雨雯搞不懂她問這些問題有什么用,但是面前這人可是和自己母親齊名的強者,因此她也不敢隱瞞,輕輕地點了點頭。

    “他家里有哪些人?”

    “他,我只知道他和他父親一起居住,母親因為車禍已經過逝了,其他的就不知道了!敝x雨雯如實說道。

    “父親?”謝雨雯可以很清楚地發現琴姬說這兩個字的時候眉頭深深皺起,雖然被面紗遮住看不到具體的表情,但是她覺得應該不是一個好表情。

    “叫什么名字?”琴姬這時抬頭看向謝雨雯的雙眼,似乎是在審核她有沒有說謊。

    謝雨雯自然知道在這樣的強者面前,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別耍小聰明,因此她的喉嚨動了動,聲音有些顫抖地說道:“叫,叫楚天!

    “楚天?!”

    聽到這個名字后,琴姬的臉色倒是沒什么變化,反倒是語嫣和淺織的臉色大變。

    她們再次轉頭看向了坐在陣中的楚凌,眼中透露著一絲不可置信。

    “難道說楚凌,是那個人的孩子?怪不得我始終覺得他有點兒眼熟!睖\織驚疑不定地說了一句,就轉頭看向琴姬,目光有些糾結地詢問著叫道,“姐姐!

    這時語嫣也將視線看了過來,似乎是在等著她的回答。奇怪的是,語嫣和淺織兩人都顯得有些緊張和無措。

    “哎!”琴姬沉默良久,這才嘆了口氣說,“等他兩個小時!

    聽到琴姬終于松口,無論是謝雨雯還是書畫雙姬全都松了口氣。

    隨即在場包括琴姬在內的四女都將視線看向了坐在大陣中間一動不動的楚凌,眼中各自閃過不同的神彩。

  鉛筆小說
  (www.fbnje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