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都市青春>臨界血線> 第二十五章 訓練再開

第二十五章 訓練再開

    香港的夜景最讓人留戀,夜空下的香港有如無數繁星隕落,覆蓋在一片富麗的土地上,星星的點綴,比世界上最美的燈光還要更燦爛,更輝煌。/p

    夜色彌漫,仔細留心會發現在某個陰暗的巷道中,突然多出了一個入口來。走進其中,只見一片燈紅酒綠,放浪的調笑聲,震耳的音樂聲,甜膩的呻吟聲,不絕于耳。這里竟是一條街道,街道兩邊,穿著暴露的小姐們扭動著她們水蛇般妖嬈的身段,誘惑著街道中來往的男人,渲染著夜晚的糜爛。/p

    而此時,在這條街最里面的一棟高樓上,一位身著西裝,文質彬彬的年輕人正拿著一個文件夾走到一扇大門前,無視其中傳來的一聲聲呻吟,恭恭敬敬地敲了敲門。/p

    只聽那女子傳來誘人的聲音說:“進,啊,!進,進來!/p

    年輕人習慣了這種情況,聞言就打開了房門。房間里沒有開燈,一片漆黑,只有隱約地喘息聲和肉體撞擊的聲音。良久,女子一聲尖叫伴隨著男性低沉的吼聲傳來,宣告著這場大戰的結束。隨即只看見黑暗中燃起了一個小火星。/p

    “查到了嗎?”一個富有磁性的男聲帶著一股刺鼻的煙霧說道。/p

    年輕人這才鞠了一躬說:“查到了!/p

    黑暗中,火星一亮:“念!/p

    年輕人聞言,打開了拿在手中的文件夾念道:“楚凌,男,18歲,異能是感知系‘靈覺’的聽力變種!/p

    “感知系?你確定?”/p

    “是的!/p

    “嗯,繼續!/p

    “父親叫楚天,是一家私營企業的經理。母親叫夕月,在他不滿一歲時就已經死亡,死因是車禍。因此他自小就和父親兩人一起生活,在他加入洪荒之前,沒有表露出任何異常。不過,他似乎與靈母的三女兒關系親密。以上!/p

    火星再次一亮,只聽見手指有節奏的敲打著桌面:“嗯,再查仔細點兒退下吧!/p

    年輕人再一鞠躬,緩緩地退出了房間,關上了門。/p

    房間內僅剩下那明亮的火星以及那有節奏的敲擊聲,不知過了多久,才聽那個男人低聲道:“有意思!/p

    /p

    吃過早飯,楚凌就馬不停蹄地趕往操場。昨晚玩到凌晨,導致今天鬧鐘差點兒沒把他鬧醒。當他趕到時,所有人都已經到了,只等他一個,不過楚凌的臉皮也越來越厚,無所謂了。/p

    “楚凌,你每次都卡著點來?就不能早來幾分鐘?”林夕叉著腰說。/p

    “來這么早干什么?卡著點來又不算遲到?”楚凌無情地反駁道。離歡樂谷事件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那天,隊伍眾人在回校之后就一直追問楚凌情況,而楚凌也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令隊友們嘆服他的智障和勇氣。/p

    “好了好了!蓖鹾七@個隊長出聲打斷道,“既然人都來齊了,那么等老師一來就要再次開始訓練了,都準備好了嗎?”/p

    幾人皆是點了點頭,王浩正想說點什么再鼓勵一下大家,卻看到田中鈴乃走了過來,也就此作罷。/p

    “都到齊了吧?”田中鈴乃走過來看了看說,“到齊了就跟我來吧!/p

    “不用等另外兩個小隊嗎?”陸涵發問道。/p

    “哦,他們已經進入訓練室進行訓練了。我告訴你們的集合時間比他們要晚半個小時,因為你們的訓練場地和他們不一樣!碧镏锈從艘贿呄蚯白咭贿吔忉尩。/p

    “那我們在哪里訓練嗎?”王浩出聲問道。/p

    田中鈴乃回過頭來笑道:“你們太弱了,連普遍難度的訓練都要受那么重的傷,只有轉換訓練方式了!/p

    “額!蓖鹾票贿@么一說也不知道說什么好。/p

    田中鈴乃見楚凌等人有些失落,就開口解釋說:“你們的人員配備并不差,按理說能發揮出的戰斗力應該很強。但實際情況卻不是這樣,說明你們對自身異能的掌握不牢固,配合不默契!/p

    “那田中老師,我們要怎么提高?”林夕忍不住開口罵道。/p

    田中鈴乃聞言,笑道:“聲明一點,我不是老師,我是你們的指導員。這里也不是普通學校,是合格異能者的訓練基地。我沒有教師證,也不需要。至于怎么訓練,等會兒你們就知道了!/p

    林夕便沉下心來,緊緊地跟著田中鈴乃,看她似乎十分想提高實力。/p

    田中鈴乃說完后也并沒有停下腳步,就這樣帶著楚凌等人通過一個后門走出了學院,進入了山脈之中。又在樹叢之中行進了四十多分鐘后,她終于停了下來,看著身后累得不行的眾人。指著腳下的一條紅色熒光線說:“從今往后,這條線之后的片區就是你們的訓練場!/p

    “這么大?”王浩皺著眉頭看線后面那綿延不絕的樹林以及之后的高山。/p

    “才爬這么點路就累成這樣,難道不該加強點兒訓練嗎?”田中鈴乃重新扎了個辮子,然后向原路返回,“好了,你們開始訓練吧,我先走了!/p

    王浩還想問點問題,可惜田中鈴乃幾個騰躍就消失得無影無蹤,那速度比帶他們來的時候不知道快上多少。/p

    王浩只好說:“看來只好前進了,走吧,看看這山里有什么神秘!/p

    幾人就這樣開始了山野探險之旅,然而走了大概十分鐘,也沒發生什么事。/p

    林夕不由得說:“田中老師不會是耍我們的吧?”/p

    王浩小聲地喝道:“別出聲!你沒發現走了這么久一個生物都沒看見嗎?安全與否是隊伍里感知成員說了算,才說了配合就忘了?”/p

    林夕被罵得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那樣子分外可愛。/p

    正在這時,楚凌耳朵一動,他猛地偏頭對王浩吼道:“王浩,左邊!”/p

    只見王浩保護的左翼處,突然沖出一個人影,速度之快,王浩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一拳打飛了出去,接連撞斷了3棵粗壯的樹干。人影一擊即走,眾人反擊不能,只好作罷。/p

    “王浩,沒事吧?!”林夕大聲地問道。/p

    王浩從地上爬了起來,搖了搖有些暈眩的頭說:“所以我,才說不能松懈!/p

    “楚凌,那是什么東西?”陸涵問道。比起第一次訓練的慌張,他這次算是進步了許多。/p

    楚凌皺著眉頭說:“好像是個人?”/p

    “人?這地方還有其他人?難道他就是訓練我們的人?”林夕推測道。/p

    楚凌全身心的投入到聽力的感知之中,開口說:“大家小心,就在正前方!/p

    幾人有了楚凌的提醒,在那家伙剛剛從樹叢里出來的瞬間就向他發起了攻擊,而就在此時,幾人幾乎同時露出了驚訝和恐懼的表情。那個人,不,那個人形的怪物,他沒有臉!/p

    校長辦公室中。/p

    一個大概30幾歲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他無視正在辦公的葉釋海,自顧自的走到酒柜前拿了一瓶82年的拉菲,然后坐在了沙發上,點起了一支煙,就這么拿著酒瓶喝了起來。如果楚凌在這里的話,就會認出他正是男生寢室的宿管老師,沐滄瀾。/p

    “我在你面前就像不存在?”葉釋海揉了揉鼻粱,無奈道。/p

    “這次我可是累慘了,你不還我點兒東西?”沐滄瀾一邊喝著一邊說,“賦予物體生命可不是我的異能,要想達到差不多的效果,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至少折了好幾年的壽!/p

    “怎么?還要我這老頭子陪你喝酒,賠罪不成?”葉釋海笑道。/p

    沐滄瀾看了他一眼,站起身來搖了搖酒瓶說:“算了,我還是一個人享受吧。你就好好工作吧,老東西!闭f完,推門而去。/p

    ————————————————————————————————————————————/p

    還在學車,學車,學車/p

    /p

  鉛筆小說
  (www.fbnje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