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玄幻奇幻>逆天邪神> 第1140章 怪人

第1140章 怪人

    “你們如今所在的區域,為每個預選戰區的‘主城’,亦是絕對的安全區域。這里不會有玄獸出沒和侵入,所有人玄力亦將被禁錮體內,無法釋放攻擊他人!

    “而一旦出了主城區域,便是你們的戰場!

    “戰場的環境無比殘酷,有著極端的氣候,無處不在的天災,強大的玄獸,以及比玄獸更加可怕的對手。你們每殺死一只玄獸,便可獲得一定數量的‘魂珠’,殺死的玄獸越是強大,所得魂珠便會越多!

    “殺死神魂境的玄獸,可得一至五個魂珠!

    “殺死神劫境的玄獸,可得十至三十個魂珠!

    “而殺死神靈境的玄獸,可得一百至三百魂珠!

    “若為合力擊殺,則將按照對玄獸造成的傷害比例進行同比分配!

    “若是被殺死,則并不會就此喪失資格,而是會在主城復生,同時失去身上所有魂珠的三成!若是被其他參戰玄者擊殺,則失去的魂珠會為其所得!

    宙天之音所宣讀的規則不僅參戰玄者能夠聽到,整個東神域都可聽得一清二楚。這種借由宙天珠實現的特殊賽制,單單聽在耳中,都能嗅到慘烈的味道。

    很顯然,預選戰的結果,將由所得魂珠的數量來決定;曛榭蓙碜孕F,亦可來自其他玄者。擊殺越高等的玄獸,獲得的魂珠越多,但同時危險也更大,而一旦死亡,雖不會喪失資格,還可以無限復生,但會有著殘酷的懲罰……

    丟失所有魂珠的整整三成!

    若是被其他參戰玄者擊殺,這三成魂珠將直接被其所得。

    前期,要通過擊殺強大玄獸將艱難收集魂珠。而到了中后期……無疑是殺人更快!

    不過,規則并沒有如此簡單:

    “擊殺其他玄者時,唯有第一次可得其損失的魂珠,之后只可致其魂珠折失,卻不可再獲得!

    “主城亦并非是絕對安然之地。留在主城的時間每累計半個時辰,身上的魂珠便會損失一成。想要獲得更好的名次,就必須時刻面對殘酷的挑戰!

    戰場之中,一人對同一玄者只可掠奪一次,之后就算殺死多次,也只會導致其魂珠損失,卻無法掠奪,這顯然是一種平衡,也可防止有心人的“作弊”。而停留安全區域會隨時間損失魂珠,則讓這個戰場更加殘酷,讓得到自認為足夠的魂珠后想要回主城“避難”也成為奢望。

    “預選戰場中,身上所攜之物皆會完整投影,亦絕不限制對任何玄器、異寶、玄陣的使用,更不限制任何形式的方法手段!

    “預選戰第一場持續一個月,一個月后,將以所持魂珠數量決定排名。參戰玄者可隨時以意念探知自己,以及其他玄者的魂珠數量與排名,各大星界亦可通過宙天投影隨時查看任意玄者的魂珠與排名!

    轟隆隆——

    蒼穹在這一刻似乎震動了起來,宙天之音也變得更加沉重蒼茫:“時辰已到!吾在此宣布,玄神大會第一輪預選之戰,正式開啟!”

    “東神域的年輕強者們,奔赴只屬于你們的戰場吧!”

    轟——

    宙天珠內部的神秘世界,一千個各不相同的戰場,同時發出一聲沉悶的轟鳴,籠罩著各大“主城”區域,隔絕主城與戰場的結界亦同時崩碎。

    遠方頓時傳來陣陣低沉的咆哮聲,神秘與危險的氣息從四面八方涌來,刺激著每一個參戰玄者的血液與神經。短暫的平靜也在這一刻完全打破……

    因為周圍的每一個人,都將是自己的對手……殺與被殺,掠奪與被掠奪!

    每個戰場有五萬多的玄者,而最終能留下的,只有十人!

    主城之中無法交戰,而這個階段,也是最不適合擊殺掠奪其他玄者的時刻,隨著結界的破碎,精神緊繃的玄者們頓時全部騰空而起,化作道道閃電,爭先恐后的沖向主城之外未知的危險世界。

    這場非同尋常,吸引著整個東神域的玄神大會,在這一刻終于拉開序幕。

    預選的戰場已經點燃,東神域的蒼穹之上,無數星光在各大星界淋落而下,碰觸到地面,便會結起一個小巧的玄陣,隨著玄陣的旋轉,一個個一丈之高的光碑從中升起,釋放著星辰般的明光。

    這是宙天神界與星神界合力灑下的星辰之碑,遍及東神域各處,將一直存在至玄神大會結束。

    星辰之碑與宙天珠氣機相連,并可折射來自宙天珠的投影,因而注入意念,便可通過星辰之碑隨時探知玄神大會的排名狀況,據說到了后期,甚至可以經由星辰之碑的折射,直接觀看玄神大會賽場的影像。

    這些星辰之碑剛出現沒多久,便有大量玄者已循息而至,甚至包括眾多星界界王和宗門之主,這才是第一場預選戰的第一天,他們便已迫不及待。

    云澈所在的戰場之中,人影飛散,這場注定殘酷慘烈的比拼之下,哪怕剎那耽擱,都可能造成排名上的落差。但亦有幾人卻絲毫沒有急于趕赴戰場,反而平靜安然的留在遠處。

    隨著眾玄者紛紛沖至戰場之中,依然留在主城的幾個人影便顯得格外醒目。

    其中一人,便是云澈。

    “呵,還以為多少會有點緊張刺激,原來也只是一群沒用的廢物,看來我對這玄神大會的期待實在是過高了!

    云澈的身后,忽然響起一個無比傲慢不屑的聲音。

    云澈轉身,一眼看到就在距離自己不到百步之距,站著一個金衣男子。一身長衣金光灼灼,讓人想不注意到他都不行。

    云澈在神界認識的人極少,在這戰場之中,更是極難遇到認識之人,但這個人,云澈偏偏知道。

    神武界——武歸克!

    真特么的巧啊——云澈心中暗念,三天前遇到,現在居然又被分配到同一戰場。

    簡直有緣!

    雖然對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

    和云澈上次見過他時的貴氣逼人不同,此時掛在他臉上的,卻是深深的傲慢。能入初選戰場,無不是東神域各界的天才玄者,但似乎竟完全不被他放入眼中。

    還有他剛才的話語,每一個字都充滿了居高臨下的輕蔑。

    云澈想起先前火破云的話,武歸克在玄力修為上,還要超過火破云!強到那種程度,或許這個戰場之中,真的沒有修為能超越他的人。

    他也絕對有資格說出剛才的話。

    輕哼一聲,武歸克終于抬步,不緊不慢的向城外走去,悠然的像是在散步一般。

    而以他的實力,自然能輕易感知到云澈的存在,卻是自始至終沒向他所在的方向看一眼。

    “連續廝殺一個月,中間還不能有半點休整懈怠,所有的玄獸和人都是敵人……還真是足夠殘酷啊!

    云澈自言自語一聲,看了周圍一眼,然后找到一個安靜的角落坐了下去,閉目思索。

    雖然賽制與他所想大不相同,但卻反而方便了他。他可以直接就這么留在安全的主城之中,連和其他人交手都不用。

    待一個月后第一輪初選結束,被淘汰的他就可以自然置身宙天神界,用各種想好的方法去找尋與茉莉相遇的機會。

    雖然,沐玄音選擇讓他參加玄神大會,而不是跟隨沐冰云作為受邀觀戰者直接進入宙天界,一個原因之一就是不讓他錯過這個無比難得的歷練機會。

    但他到了此處,一心所想皆是茉莉,絲毫沒有了“歷練”的心思。

    而且若是早知第一輪預選要持續這么久,他說不定會選擇違抗師命,直接隨沐冰云入宙天界。

    坐了許久,周圍依舊是安靜一片,并沒有人因死亡而被送回主城。畢竟,前期主要是殺獸來積累魂珠,風險相對低很多,不會有誰在這個時期就浪費時間,還要冒著巨大風險去掠奪其他玄者——根本得不償失。

    安靜的環境,且絕對安全,本可以完全放松靜心。但不知為何,云澈卻沒來由的感覺到陣陣煩躁,到了后來,眉角竟是一陣狂跳。

    再過一個月,我就有機會再見到茉莉……然后,就可以回去天玄大陸和幻妖界……我一直都被命運所眷顧著,連茉莉也說過我是有大氣運加身的人,這次,也一定會很順利的。

    一定……

    云澈睜開眼睛,站起身來,隨便選了一個方向,緩慢行進間打量著周圍的風景。

    這個廢棄的古城是宙天珠的內部世界,也不知它真實存在于宙天珠的內部,還是同樣為虛幻的存在。

    這個廢棄古城并不大,云澈從中心走到

  鉛筆小說
  (www.fbnje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老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