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鉛筆小說>輕小說の>想要成為影之實力者> 第三卷 【附章】年幼克蕾雅的弟弟觀察日記

第三卷 【附章】年幼克蕾雅的弟弟觀察日記

    今年8歲的克蕾雅·卡蓋諾有一個小兩歲的弟弟希德·卡蓋諾。

    克蕾雅是一名優秀的少女。

    就算是在魔劍士輩出的卡蓋諾一家,其將來也被抱有很大的期待。

    與她相比弟弟希德就……很平凡。

    也不是說他腦袋不好,也不是說他運動不行。

    但是不管做什么都顯得普通,無法令人眼前一亮。

    如果比喻成一幅畫的話,在畫的中心受人矚目的是克蕾雅的話,那么希德就是在她的背后行走的路人A。

    ——真的是不般配的姐弟。

    對于周圍的這種想法,克蕾雅不知為何特別討厭。

    ◆◇◆◇◆◇◆◇◆◇◆◇◆◇◆◇◆◇

    在卡蓋諾家一到六歲就會開始魔劍士的訓練。

    8歲的克蕾雅從兩年前就開始訓練,有著足以在小孩子的大會上獲勝的本領。

    今年6歲的弟弟希德也是最近開始訓練,然而……

    「嗚誒誒……姐姐好強啊……」

    希德正趴在地上發出著丟人的聲音。

    「真是的、不就輕輕碰了一下嗎,不要發出這種丟人的聲音!」

    克蕾雅俯視著希德,以練習用的木劍戳著他。

    「住、住手啊姐姐……!」

    希德一副討厭的樣子在地上扭捏著。

    「看吧、這不是能動嗎。就是沒有毅力才會馬上倒下的!」

    「太不講道理了……」

    「真是丟人啊……對了、我想到一個好主意!」

    克蕾雅抓著希德的后領將希德拖著走。

    本來父親每天早上都會來看兩人的訓練,然而父親因工作出門所以變成克蕾雅和希德的自主訓練。

    順便說一下是強制性的。

    「要、要去哪?」

    希德一邊被克蕾雅拖著一邊看著她。

    「因為你太丟人了,所以要對你進行鍛煉毅力的特別訓練」

    「特、特別訓練?」

    「禿子不是說過嗎,附近的森林里潛伏著斯卡菲斯盜賊團」

    禿子、指的是父親。

    因為母親一直喊父親禿子,所以克蕾雅也跟著這么叫了。畢竟孩子是雙親看著長大的。

    「嗯、所以叫我們不要靠近森林……」

    「所以才要進入森林!」

    「誒?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這么做的話你也會變得有毅力了吧」

    「做、做不到啦,別去了吧……」

    「看吧、馬上就這樣發出丟人的聲音!你忘了姐姐在大會上獲得優勝了嗎?完全不用擔心你放心吧」

    「可、那不是小孩子大會嗎……噗誒誒」

    克蕾雅拉著希德從家溜出向森林出發了。

    ◆◇◆◇◆◇◆◇◆◇◆◇◆◇◆◇◆◇

    兩人進入森林后大約走了兩個小時。

    「姐姐,回家吧,差不多要變得危險了……」

    克蕾雅拉著希德的手大步往前走。

    「你在說什么呢,這不才剛進來嗎?」

    「差不多要到中午了,母親會擔心的」

    「這、這樣啊……如果不在午飯時間回去的話媽媽會生氣的」

    在卡蓋諾一家,雖然父親是禿子但母親是魔鬼。

    「對啊、媽媽會生氣的」

    「……沒辦法,今天的特別訓練就結束吧!應該會多少有點毅力了吧」

    「有的有的」

    「我可是為了你才這么做的,要感謝我哦!」

    「感謝感謝」

    「好、那么回家吧!」

    這么說著的克蕾雅準備原路返回——就在這時。

    「哎呀、這種地方居然有小孩子」

    伴隨著粗大的嗓音,從草叢里鉆出了7個大漢。

    經過鍛煉的身軀,用慣了的劍,怎么看都不像單純的村民。

    「你們難道是,斯卡菲斯盜賊團?」

    「知道的挺清楚的嘛,不過抱歉……可不能讓你們活著回去了」

    他們露出兇惡的笑容看著克蕾雅。

    「那、那是我的臺詞!」

    克蕾雅拔出孩子用的劍。

    可是那只手卻僵直的抖動著。

    「魔劍士的孩子嗎?如果以普通的盜賊為對手的話,估計還能有點什么辦法吧……」

    這么說著盜賊中的一人拔出了劍。

    「什么意思……!」

    「可惜的是我們可不是普通的盜賊團。斯卡菲斯盜賊團全員都是魔劍士。正因為只襲擊警備森嚴的貴族或者大商會,國家才會懸賞一億澤尼的啊。普通的魔劍士就算綁成一團也贏不了我們」

    克蕾雅看著身邊發抖的弟弟,像要保護他一樣往前踏出一步。

    「所、所以又怎樣!」

    「雖然小姐的話長得挺漂亮的大概能賣個好價錢,小鬼的話只能殺了吧」

    「如果你們對希德做什么的話我可不會饒過你們!」

    先手的是克蕾雅。

    那個動作看起來完全不像8歲小孩一樣的快速,一瞬間沖進男人的懷里。

    然后,鏘的一聲響起。

    「意外的快呢」

    克蕾雅的劍被簡單的擋住了。

    兩人短兵相接。

    「庫……希德,快逃!」

    克蕾雅想著就算是一瞬也要爭取時間往劍上注力。

    那一瞬間,恐怖的沖擊襲向了克蕾雅。

    「啊——!」

    被踢了!

    男子一邊應付克蕾雅的劍,一邊簡單地將克蕾雅踢飛。

    僅僅這樣,克蕾雅便撞到樹上后摔到地面。

    令人絕望的,大人與小孩的力量的差距。

    「咔……」

    「還挺不錯的啊。不過,說到底還是小孩子的力氣」

    「希德……快逃……」

    只要弟弟能逃掉就好,已經不奢望其他的了,可是那個愿望沒有實現。

    「不、不準欺負姐姐」

    希德揮著練習用的木劍,挑起了戰斗。

    「不行……希德……」

    克蕾雅的眼中流出了淚水。

    「別搗亂」

    男子的劍揮向了幼小的希德。

    看到希德的身體被打飛,無力的掉落,克蕾雅的眼中不斷地流出淚水。

    「啊啊……希德……希德……!」

    ——克蕾雅的腦中浮現出重要的回憶。

    那是克蕾雅才3歲剛會記事時候的記憶。

    克蕾雅在雙親沒看著她的時候,翻倒了點著火的鍋。

    大量的熱水從克蕾雅的頭頂傾盆而下。

    只有三歲的克蕾雅什么都做不了。

    可是這時。

    克蕾雅的領子被往后一拉。

    千鈞一發,克蕾雅躲開了熱水,并且屁股著地逃過一劫。

    抓著克蕾雅的是只有一歲的希德。

    在記憶還模糊的小時候,克蕾雅不止被希德救過一次兩次。

    快要從窗戶掉下去的時候也是,快要被野狗咬到的時候也是,因迷路而哭泣的時候也是,不管什么時候來幫她的都是希德。

    就算誰都不相信她的話,就算記憶隨著時間變得模糊,不管什么時候希德都會幫助她。

    所以被認為是不般配的姐弟的時候才會覺得討厭。

    想要讓大家知道弟弟的厲害之處。

    但是這種想法卻讓弟弟遇到危機。

    「對不起……對不起……希德……」

    在漸漸消失的意識中,克蕾雅像一動不動的弟弟伸出了手。

    那個瞬間、看到希德像個沒事人一樣站起來的景象,一定是幻覺吧。

    ◆◇◆◇◆◇◆◇◆◇◆◇◆◇◆◇◆◇

    黑發的小孩又站了起來,就好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為了幫助姐姐魯莽的沖出來,然后被一擊KO的雜魚弟弟。真是適合我的的完美演技啊」

    「你、你、明明被砍了……」

    盜賊們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你砍的是正在找研究中的史萊姆」

    史萊姆的碎塊從小孩的衣服下面滑落,在地面上攤開來。

    「哈?史萊姆……?」

    「耐久性是個難點。又要重新收集了」

    呀咧呀咧,小孩嘆了口氣。

    被盜賊們團團圍住卻絲毫沒有懼怕之意。這個小孩顯得很異常。

    「本打算今夜就把你們都干掉的。但是姐姐的行動總

  鉛筆小說
  (www.fbnjed.live)

上一頁目錄+書簽下一頁

老时时彩